《在遠方》遙遙長大變吃播 和阿暢組cp?-在遠方 角色

2019-10-22 22:06:33  閱讀次數:

《在遠方》遙遙長大變吃播 和阿暢組cp?-在遠方 角色

<a href=/juzhao/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劇照</a>

在遠方 《在遠方》作者:碑林路人1 無論在任何一個城市,只要我看見一輪滿月掛在天上的時候,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德令哈。 我是在月色正濃的時候走進德令哈的,那時的德令哈,已是一座空城,除了皎潔的月光,和婆娑的樹影,城里安靜得只剩下茫茫的夜和呼嘯的風,那風是從戈壁荒漠吹來的,帶著原始的無法阻擋的野性。 2 德令哈的遠,不止是隔著千水萬山,也不止是隔著時光的河流。在人們的意識里,德令哈就像是詩人手中握不住的一滴淚,它的遠已超越了地理位置上的距離。我對于德令哈的所有認識都來自詩人海子,記住他的詩,就記住了德令哈,記住了草原深處的這座城。那也是一種遙遠,一種藏在心里的,不愿輕易企及的遙遠。 1 我喜歡循著記憶里的美好和詩意去遠方,比如高聳的雪山,沒有人煙的牧場和陽光如雪的沙灘,而德令哈卻始終不敢走近。這是被詩包圍的地方,是海子最后居住過的城市,而在我的心里,它就是詩人最后看世界的眼睛。 有些驚喜,也有些遲疑,走近德令哈,仿佛走進的是闊別已久的地方,但一草一木卻又是陌生的,陌生得讓人有了初見時的喜悅。 2 在我的想象中,德令哈是草原的盡頭,是雨水中一座荒涼的城,城里到處都是青稞,和青稞釀成的烈酒,還有詩人無法比擬的憂傷。在走進德令哈之前,我陷入了茫茫的戈壁沙灘,我看見一片湛藍的湖水,湖邊是金色的蘆葦,那些蘆葦在晚霞的映照下閃著耀眼的光,而那一潭碧藍的湖水,卻像沙漠里的一顆寶石,有著與世無爭的恬淡。沒有行人,沒有游客,除了荒涼還是荒涼。1 我懷疑在夕陽落山前,我無法走出這荒無人煙的地方。幸好,那夜的月亮很圓,那是我今生見過的最美的月亮,就在德令哈。當我的車終于離開那一片一望無際的荒漠時,我抬頭看見了一輪明月,它引領著我一步一步離開了空空的戈壁,那時,我想起海子,突然也想和他一樣,用詩歌做一次最抒情的表白。 2 那一輪鑲在德令哈上空的明月,是我無法忘懷的,它充滿詩意,充滿溫情,也充滿詭異。德令哈被夜色籠罩的時候,它是那樣安靜,像熟睡的孩子,也像沉醉在男人懷里的少婦。1 德令哈這個名字,其實在我心里已經珍藏了很多年,我知道我今生是必定會到這里來的,我一定不是路過,我必須是專程而來,為了一個年輕的、為詩歌而生,為自由而死的人。 我問街上的行人,是否知道詩人海子,他們都說知道。旅店的老板,賣早點的小哥,他們都會告訴我一些關于詩人的傳說,他們也都能隨口說出:“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出鏡:男:陽智韋 女:康蕾攝影:健康!旗袍由樂禪服飾提供贊助!場地由丹景山火車站提供! 一直在等真愛,為真愛留著空白,現實卻很無奈,越著急越等不來; 風已吹散霧霾,沒辜負時間安排,你潛入我心海,愛你卻說不出來; 為愛等待,經過太長的無奈,不再猶豫; 不再疑猜; 你就是我的愛 為愛等待,等到你把心敞開; 不再徘徊高清視頻夜上海_潤物無聲_channel_1-未知 03:44 圖文/潤物無聲楊紅俠配樂/夜上海演唱/潤物無聲楊紅俠 歌詞:夜上海演唱:潤物無聲楊紅俠夜上海 夜上海 你是個不夜城華燈起 車聲響 歌舞升平只見她 笑臉迎 誰知她內心苦悶夜生活 都為了 衣食住行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曉色朦朧 轉眼醒 大家歸去心靈兒隨著轉動的車輪換一換 新天地 別有一個新環境回味著 夜生活 如夢初醒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曉色朦朧 轉眼醒 大家歸去心靈兒隨著轉動的車輪換一換 新天地 別有一個新環境回味著 夜生活 如夢初醒 民國的天空里是誰唱響夜上海夜上海 夜上海 你是個不夜城華燈起 樂聲響 歌舞升平…任華燈初上 歌舞升平紙醉金迷里寂寞了誰的流年 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曲,仿佛把我們帶回了民國時期的夜上海,那個曾經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十里洋場。 《在遠方》是民國三十六年年香港故事片《在遠方》的插曲,由金嗓子歌后周璇演唱,歌曲作詞:范煙橋,所屬專輯:天涯歌女的前世今生。 歌曲背景:民國三十五年冬天,周璇應香港大中華影業公司老板蔣伯英的邀請,搭乘飛機抵達香港。民國三十六年1月7日,周璇首次在香港銀幕上出現,她和舒適、白沉等飾演歌女顧湘梅;并且演唱了《在遠方》、《在遠方》等電影插曲,其中《在遠方》推出后在華人社會流傳開來,這首歌曲也成為周璇最具代表性的華語歌曲。 該曲被公認為是華語樂壇的經典代表作品,并被蔡琴,伊能靜,楊嵐,趙薇,肖雅嫻等眾多歌手翻唱。現在流傳最廣的是由蔡琴演唱的版本。 一首經典之作,即使時隔70多年,依然被人們所銘記。這就是音樂的魅力! 音樂是觸入人心靈深處的一股清泉,音樂能牽動人的靈魂,我們的生活離不開音樂,歌聲作為音樂的一種表達方式,就如同詩歌一樣,如詩如畫,如夢如歌。詩文和歌曲,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都是內心情感的真實宣泄和表達,都能夠引起心靈的震顫和共鳴,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妙的歌聲,就像春天的花兒一樣,充滿著勃勃的生機,如潺潺清泉,裝點著荒蕪干涸的心靈,歌聲帶給我們快樂,歌聲讓我們感動,歌聲穿過千山萬水,穿過國界,直達我們的心靈! 一首老歌、一闋舊詞,帶給我們的不只是語言,它還是聲音,心跳的聲音,思念的聲音,期許的聲音,更是對美好生活的回憶和向往! 「情系名媛」文/追求簡單的小幸福最憶當初上海灘,吾心依舊系名媛。柔情萬種裁云夢,韻味十足繡錦篇。似水年華吟霧雨,如歌歲月唱星天。時光靜好芳華付,塵寰欲掃挽狂瀾。THE END分集 劇情的詩句。我竟然有些感動,畢竟還有那么多平凡的人,也在渴望著生活里詩意。2 我想若沒有這樣一個詩人,德令哈或許一直是一個安靜的、坐落在草原戈壁中的城市,它的名字或許也會寂寞的不被人們提起。而如今,想起德令哈,沒有人會想起十月風中那些金黃的胡楊,也沒有人會想起 托素湖邊 那些詭異的石頭,人們總會想起一個詩人的名字。 1 德令哈的月光,有著無法比擬的皎潔,是草原的空曠讓月色有了更近的孤獨,還是詩意的城市,給了月光更為明亮的意境,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那夜的月和詩人最后看見的月光是一樣的抒情,一樣的明亮。 當我站在這座城市的中心,在心里默默地想起那句:“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的詩句時,竟然忍不住有淚滴落,所有的悲傷起因不同,但痛卻都是一樣的。2 那一夜,我無法安睡,窗外是呼嘯的風,眼前是詩人微笑的模樣,而心里卻走過一首一首美妙的詩行。所有的愛與懂得,都在這一夜降臨,萬家燈火熄滅,唯有我獨自與詩人以夢為馬。1 遠方不知在何處,我只聽見詩人不斷地在吟誦:“太陽是我的名字,太陽是我的一生”。 我突然明白,詩人是想以自己的身軀幻化為一輪太陽,他用最炙熱的溫暖,陪伴著心中最后的草原,陪伴著德令哈明亮的月光。音樂黃昏從烽火臺上升起在這界河的島嶼上一個種族棲息又蔓延,土地改變了顏色神話在破舊的棉絮下夢的妊娠 也帶著箭毒擴散時 痛苦的悸動,這塊琥珀里是一片蒼茫的岸蘆葦叢 駛向戰栗的黎明漁夫舍棄了船,炊煙般離去歷史從岸邊出發砍伐了大片的竹林在不朽的簡冊上 寫下有限的文字 墓穴里,一盞盞長明燈目睹了青銅或黃金的死亡還有一種死亡 小麥的死亡在那刀劍交叉的空隙中它們曾挑戰似的生長點燃陽光,灰燼覆蓋著冬天車輪倒下了 沿著輻條散射的方向被風沙攻陷的城池 是另一種死亡,石碑包裹在絲綢般柔軟的苔蘚里如同熄滅了的燈籠 只有道路還活著那勾勒出大地最初輪廓的道路穿過漫長的死亡地帶來到我的腳下,揚起了灰塵古老的炮臺上 一朵朵硝煙未散我早已被鑄造,冰冷的鑄鐵內保持著沖動,呼喚雷聲,呼喚從暴風雨中 歸來的祖先而千萬個幽靈從地下 長出一棵孤獨的大樹為我們蔽蔭,讓我們嘗到苦果就在這出發之時視頻

在遠方片花   在遠方視頻   在遠方歌曲

本文鏈接: http://www.tfjaex.icu/2059.html 轉貼請說明來自下一站是幸福電視劇網


千炮捕鱼达人